第两千两百二十八章 算他识趣

在叶老太君问完箭伤后,全场一片安静。

众人一个个情绪复杂,对叶天旭还多了一丝肃穆和敬佩。

久远的战绩和叶天旭的彪悍,随着一身伤疤瞬间冲击了众人记忆。

不愧是叶堂功臣啊。

不愧是叶堂当年年轻一代第一战将啊。

不愧是叶堂当年呼声最高的门主候选人啊。

这叶天旭无论是能耐还是声望都实在是有这种资格。

很多人都散去叶天旭养花遛鸟陪伴老太君聊天的无用形象。

脑海中多了一个身先士卒打遍几千公里战线的无敌战神。

洛非花也是掩着小嘴惊讶不已。

她从来没听丈夫提起过那么多的战绩。

倒是叶天旭风轻云淡,扯过衬衣抖了一下,缓缓穿上遮住满身疤痕。

这也像是他要遮住辉煌的过去。

“叶凡,你要验伤,我已经帮你验伤了。”

在一片凝重气氛中,叶老太君把目光转向了叶凡:

“叶天旭身上一百多道伤,其中还不乏九死一生的伤。”

“有千里杀敌留下的伤痕,有救人自卫留下的伤痕,唯独没有残杀自己人的伤痕。”

“更没有你所谓的断指和五角星等伤痕。”

“如果你觉得我验伤不够公道,不够客观,那就你自己来看一看,或者让秦老他们陪你看一看。”

“你还可以让天旭好好解释每一道伤痕的来历。”

“看看有没有你想要的伤口,看看有没有不明来路的伤势。”

她手指一点叶凡喝出一句:“验!”

洛非花也坐直了身子,对叶凡咄咄逼人发难:

“叶凡,你肆意污蔑天旭,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

“还有,老三,赵明月,你们纵容你们儿子污蔑天旭,损害大房的声誉,你们也必须给个说法。”

“如不能让我们满意,我们这次离开宝城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我们会在洛家永远定居下来。”

洛非花发出了一个警告:“免得被你们一次次寒心。”

秦无忌和齐王他们依然没有出声,只是端起茶抿入一口,脸上带着一丝玩味。

相比证实叶天旭是不是老K,他们好像更感兴趣叶凡怎么化解老太君怒意。

叶凡输了是毫无疑问的,他们想看看叶凡怎么周旋叶家关系。

一个不小心,叶家就连明面的和谐都没有了,以后要走向自立门户的内乱。

“刺啦——”

就在叶天东和赵明月要说话时,叶凡无视众人锐利目光上前。

他走到叶天旭的身边,也一声脆响扯掉了自己衣服。

一具白净修长的身子呈现在众人面前。

相比叶天旭的满身疤痕,叶凡身子简直是完美无瑕。

只是圣女和齐轻眉她们全都瞪大眼睛不清楚叶凡要干啥。

叶天东和赵明月也是一头雾水。

分开这些日子,他们感觉儿子变化越来越大了。

认祖归宗之前,叶凡几乎不藏心事,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是高兴,是痛苦,一目了然。

但现在,他们根本判断不出儿子想些什么。

灿烂的笑容之下,有着不引人注意的各种想法。

此刻,叶老太君又喝出一声:“叶凡,你究竟要干什么?”

叶凡低着头在身上搜寻了一番,随后手指点着身子朗声开口:

“这是在南陵对战宫本但马守时留下的剑伤。”

“这是神州跟阳国医术对抗时我喝下毒液的烫伤。”

“这是在南国对抗福邦大少中的刀伤!”

“这是打爆龙神殿海岛缴获复仇号时受的弹痕。”

“这是阳国血染婚礼打穿地下王宫时以一敌百被武田秀吉他们伤的。”

“还有,这是狼国一战,熊国一战,新国一战留下的各种伤痕……”

叶凡一本正经指着白净身子微不可见的十几个地方向众人展示自己战绩。

圣女他们一个个神情复杂。

她们想要讥讽叶凡的白净身子,但又知道叶凡所言没有虚言。

一个个憋屈的很是难受。

叶老太君脸色一沉:“叶凡,你什么意思?跟天旭比战绩吗?”

“不是,老太太不要误会,大伯你也不要误会。”

叶凡突然变得跟叶天旭熟络起来,还客气喊了他一声大伯:

“我说这么多伤痕,不是我要炫耀,也不是显得我比你有能耐。”

“而是我想要告诉你,伤痕不要紧。”

“如果你连用红颜白药和青衣无暇三个月,你身上的伤痕就会消失九成以上。”

“到时就能跟我一样,身经百战,却依然不见疤痕。”

“伤痕消失了,刮风下雨的时候不仅不再疼痛难忍,也能让关心你的人少一点担心。”

“这对你对家人对老太君都是一件好事。”

“大伯,这次老K指认,是我大意了,掉入了敌人挑拨离间的陷阱。”

“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误会大伯了!”

“而且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决定治好你满身的伤痕,希望你不要客气。”

叶凡一脸认真关心着叶天旭伤疤,接着转身对着众人挥挥手:

“好了,事情结束了,剩下是我跟大伯两个满身疤痕人的事情了。”

“大家请回吧。”

“辛苦了!”

叶凡驱赶着众人。

“狗东西!”

洛非花一拍桌子吼道:“你刚才还说你不是叶家人,大啥伯,现在又喊上了?”

叶凡反将一军:“怎么?你觉得这么战功显赫的叶老大还不配做我大伯?”

师子妃差一点一口茶水喷出来。

这小东西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狗东西,牙尖嘴利!”

洛非花怒笑一声:“还有,今天的事,你说结束就结束啊?还没给我们一个交待呢。”

“大伯铁骨铮铮,身经百战,打遍天下无敌手,但说放下就放下,说宽恕我就宽恕我。”

叶凡板起脸毫不客气训斥:

“你却左一个交待,右一个交待,怎么同睡一张床的人,格局差距那么大呢?”

“你这是不想大伯满身伤疤修复吗?还是心里不满老太君跟我要的交待太少?”

“洛非花,你就别扯大伯和老太君后腿了!”

叶凡热情招呼着叶天旭:“大伯,走,我请你喝酒。”

洛非花热血一冲,差点就要掏枪了。

叶天旭淡淡一笑扫视全场:“算了,叶凡还是一个孩子……”

叶凡连连点头:“没错,我还是一个孩子,不要跟你我计较。”

“轰——”

没等叶凡话音落下,叶老太君一踩地面,顷刻爆射到叶凡面前。

她一掌打在叶凡胸口。

“砰——”

叶凡根本来不及躲避和反抗。

他只感胸口一痛身躯一晃,整个人跌飞出十几米。

接着他撞在墙壁才砰一声落地摔倒在地。

叶凡一口热血喷出,直接晕了过去。

叶天东和赵明月他们齐声喊叫:“叶凡——”

圣女也下意识离开位置,但随后又恢复神情自若坐了下去。

“兔崽子,算他识趣,知道自己做错,没有躲避,没有出力,没有抵抗。”

叶老太君大手一挥:“这一掌,就算他这一次教训吧。”

“散会!”

喜欢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请大家收藏:()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新更新速度最快。